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0

人的一生

這個寒假前所未有的非常非常長也非常非常快 可以以三個詞概括:
睡覺 看電視 玩電腦
得到一個結論, 不是快樂的時光容易流失 而是空虛的日子過的很快 一個翻書的時間就天黑 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
人的一生是什麼?

ComedyComedy

Image
1 今天看了馬利與我, 算是部尚可的佳節應景片 適合闔家觀賞。 至少...還能完整的遮著字幕看完。 心得是:不管你多麼愛狗,還是不要養的好, 為什麼呢?因為狗也有生老病死阿。
2 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很喜歡的電影大部分都是喜劇了! (其實是喜歡劇情片,但分類總分在喜劇?) 無論如何, 前陣子借了一本書"莫里哀(Moliere, 6222-1673)故事全集" 譯者序其中一段寫道:
有人說悲劇容易寫,喜劇要寫得好特別困難,尤其是這種鬧劇。(指劇作”施卡潘的鬼主意”)悲劇容易寫,是因為悲哀的感受,往往不分古今,不分東西。悲劇的表現是共通的。喜劇則不然。由於文化的不同,對喜劇的感受不同,所以一齣喜劇是不容易為其他時代或其他地區的人所接受。
或許這段話能稍稍表達喜劇。 要把喜劇拍的溫馨感人又發人深省,可是比拍什麼都還難呢。
3 自從收到邀請後,一直很苦惱,推薦15部好電影有什麼難的? 但是你也知道我腦子記憶體不足, 除了忘東忘西外,連自己喜歡什麼都忘掉了! 而且要說推薦的都是經典片或是低成本小品文什麼的好像太沉重, 所以決定之後來分門別類一下再推薦吧。
4 寒假似乎過了兩個多禮拜, 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
委靡不振。
5 這是之前想不到班展要畫什麼,極度苦惱的時候 畫的塗鴉。至於故事嘛... 天氣很冷但兩兄妹還硬是要玩翹翹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