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0

L.O.V.E

有的時候會突然很想聽老歌
就是一個旋律一直轉阿轉阿在腦袋瓜裡 一直哼不停


Image
為了打發美玲姐的企劃書 快速的"生"出這篇 其實也是回想很多夢境歸納出來的感受。 -----------------------------------------

像是回憶 像是在替夢想和期待化成現實的虛實人生
有時會知道自己在夢裡 做到好夢 會永遠不想醒 做到恐怖的夢想要捏捏自己 搖醒自己
做到好夢 有時結局帶著淡淡哀傷 會害怕會難過 就連夢境也不會像童話故事般美麗
有時夢境會將你帶離現實 到另一個地方去 可能你轉換了角色 你還是會有著同樣的心境
有時你會記得你做過這樣一個夢 或許會重複很多次 但你不知道他對你說了些什麼 只知道你來過這 來過這個劇情 就像是看著深夜的重播電影
有時夢很零散 他們合理的拼湊 當你醒來不想忘記 回過頭來一切都是空的 心裡卻還緊抓著那感覺
有時有些夢早已洞悉你心理 在你熟睡時丟給你訊息 你會因此愛/恨上一個人 可能會後悔也可能想起很多過去
有時有些夢有兩個結局 可能是你的潛意識硬要加上去 人生有所選擇才合理
有時夢會讓你如願 會讓你在早晨起來時不停哭泣 或快樂一整天 不斷回想 將他們拼湊到你的真實人生
有時你像個攝影機 抓住每個角度 自己說故事 但一會又成了主角 自己演戲
有時夢境很迷離 人臉都看不清 衣飾 感覺 完全不對 但你還是清楚知道他們是誰
有時你在夢境中奔跑 被逼迫 被追趕著 不能喊叫 像個無助的斷翅鳥 仍然繼續飛著
有時想編造一點記憶 加入 混合一個美夢 但總不能如願

夢 是唯一的
可以讓你感受不自由 但
自由飛翔的地方

夢不需要聲音和影像 需要的只是傳達一種感覺 深深吸引著你。 而那種感覺, 我們試著將之化為記錄片-『旦夕迷離』。

關於"味道" part.1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特殊的味道, 尤其是女生, 通常身上都有一種獨特的香味, 是與生俱來的.
這種味道呢, 通常自己是聞不到的.
只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別人可以聞到, 而且可以辨別.
味道會遺留在衣服上, 還有一些常常接觸的東西, 如棉被或隨身攜帶的包包等小物.
以我的經驗來說, 冬天和朋友借外套來穿, 我可以輕易的由氣味分辨每件外套是誰的.
有的味道好聞, 有些味道不喜歡
有的味道淡淡的, 有的味道濃郁.
無論如何,
每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味道
就像是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的臉龐是相同的
也沒有人的聲音是相同的一般.

我不知道我自己身上的味道如何?
有人說香香的
有人說很像小嬰兒的味道
有人說有奶味
聽起來都不是很好...
就像是我活了20歲, 臉龐看起來還是如此的年幼
感覺就像是心智尚未成熟, 乳臭未乾

身上的味道與心智年齡或人格特質有關係嗎?

話扯遠了.再說回來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
她叫做"豬豬"
我每天都抱著她睡覺! 她是一隻可愛的娃娃豬
我很喜歡她尤其是聞到她身上的味道
而那味道
不正是我身上的味道嗎?
人們可以藉此找尋到自己身上獨特的味道

而且人們是某種程度的喜愛這個味道.
這個自己身上的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呢?

這些我稱之為"原始的"味道.

又是舞者

Image
2010.03.31(Wed.) 這次又來了舞者!
中午我們很熱烈的討論: "到底男模會是幾歲的?" "不要帥男!" "大肚男?" "同志吧! 同志好耶!" "希望不要太瘦"...等
超緊張(莫名奇妙) 總之, 來的是一個超高的瘦舞者 感覺就是跳雲門舞集的(事實上是屏風...) 我跑到背後去畫, 沒想到那個角度非常的不像男孩! 頭髮很長, 身體很瘦 連脖子的側頭姿勢線調都很女孩
幸好肩膀蠻寬的 而且有練肌肉.
這張畫的非常非常久.....